纠结的制裁:揭秘美国方面科技制裁“狙击手”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365体育app
  • 原标题:纠结制裁:揭秘美国科技制裁“狙击手”

    来源:豫园谭天

    制裁逐步升级。

    这是许多媒体报道美国对中国采取行动时的标题。

    美国,真的没有顾忌吗?

    谭师傅最近发现了一些没怎么注意的细节。

    上个月中旬,美国针对华为制定的“最严格”出口管制措施生效。

    只要含有美国技术的外国产品不能出口到华为,华为的芯片供应链就被完全切断了。

    结果就在不久前,美国芯片公司Intel和AMD宣布已经获得华为的供货许可。

    这一幕,似曾相识。

    2019年5月16日,美国首次将华为及其68家关联企业列入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这份名单上的企业未经特别许可,不能获得美国企业生产的芯片和其他零部件。

    结果,4天后,美国商务部宣布向华为及其合作伙伴发放90天的“临时许可证”,在此期间,美国企业仍可向华为供货。

    8月19日,牌照到期。

    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再次宣布将“临时许可证”延长90天。

    先制裁,后许可,背后一定有故事。

    谭师傅查阅了资料,在《华尔街日报》的时候找到了一份报告。

    大意是,参与华为制裁的美国官员纳扎克尼克塔(Nazak Nikakhtar)“下台”。

    纳扎克尼克塔尔是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的代理局长。

    在第一次制裁华为的前一个月,她被提名。

    四个月后,华为供货临时许可证第二次延期,她宣布辞职。

    至于制裁,美国政府内部的声音似乎存在分歧。

    要理解这种不统一,一个重要的线索就是工商局。

    这位制裁华为、中兴等一系列中国科技企业的交易员,是近年来美国最受欢迎的“明星部门”。

    过去几年,工业及安全局的职位和部门预算逐年增加。

    2021年,其预算甚至超过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预算,与工保局的上级美国商务部——处于同一水平。

    尴尬的是,这个“重要部门”似乎很少有人愿意带头。

    前两个负责人,包括纳扎克尼克塔(Nazak Nikakhtar)相继辞职,现任负责人直到2019年11月才被任命。

    中间的位置已经空缺了15个月。

    为什么美国“持续”切断芯片供应?

    为什么主管制裁的部门不好?

    这个故事应该是从福建的一家企业说起的。

    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

    福建省晋江市一栋投资近400亿的厂房,异常安静。

    整个院子里,只有脚步声。

    这家企业叫福建金华,成立于2016年。

    根据计划,金华将在一种存储芯片(DRAM)上取得突破。

    这种芯片可以应用于几乎所有的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和许多其他电子beplay下载。

    金华做的IDM集成流程,涉及芯片设计、制造、封装。

    一旦突破,将带动中国整个芯片行业。

    然而,在一条芯片生产线上安装了将近一半的机器beplay下载的关键时刻,已经瞄准它的“狙击手”开火了。

    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宣布将福建金华列入“实体名单”。

    一批在金华为生产beplay下载提供技术支持的外籍工程师很快接到公司总部的指令,立即停止合作回国。

    当天,金华员工还没有来得及和美国应用材料公司R&D支持人员告别,就已经打包撤离了。

    其他美国芯片beplay下载公司,如美国商业克莱和科林R&D,也匆匆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几天后,荷兰制造商ASML退出,日本东京电子也暂停了对金华的beplay下载供应。

    由于工业安全局的禁令,福建省金华市的所有机器和beplay下载的安装和生产辅助作业被完全停止,所有机器和beplay下载的安装和生产辅助作业被取消

    曾在商务部法律与法律司工作的律师任青,向出口管制的谭珠提过一句话。

    出口管制是美国保持技术优势的主战场,核心是任何企业不得向美国禁运的国家或企业出口美国生产的受管制beplay下载。

    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负责两用货物的出口管制。

    一旦一家企业被工商局列入“实体名单”,所有使用美国技术的公司都不能再与该企业进行贸易。

    为什么出口管制在福建金华被“枪毙”?

    谭大师在美国商务部官方网站上找到了最初的公告:

    看完全文,谭珠注意到一个关键词,美国本土技术。

    在工业和安全局看来,起源于美国的DRAM技术一旦在中国大规模生产,将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言下之意是金华偷了美光的DRAM技术。

    是偷窃吗?

    福建金华的32纳米DRAM技术工艺是与台湾第二大代工企业台湾联电合作研发的。

    当“制裁”到来时,双方已经取得了一批专利成果。

    至关重要的是,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技术不是美国本土的。

    台湾联电在美国的上市公司针对美国所谓的原创技术发表了特别声明:

    2010年后,美光科技通过先后收购台湾半导体公司力士奇和日本半导体公司埃尔皮达,收购了25纳米DRAM的相关技术。完成了自己的DRAM产品技术的建设。

    换句话说,美光并不是DRAM技术的真正创始人,而是在自身发展过程中通过资本运营收购获得了这些技术。

    “原生技术”只是花言巧语。

    但此后,美国官方加快了对中国科技企业的不合理制裁。

    出口管制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制裁。

    2018年,在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制定的“实体名单”中,除福建金华外,中国新增8家实体。

    到2019年,增长了10倍以上,新增84家。

    其中包括2019年5月对华为的首次制裁,将华为在26个国家和地区的68家子公司列入“实体名单”。

    2020年上半年,工业和安全局又发动了7次针对中国的罢工。

    其中一家宣布全面禁止“断供”华为芯片。

    横向分析后,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的压制思想。

    根据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披露的名单数据,截至今年5月23日,中国是名单中被试人数最多的国家,达到362人。

    在215家内地企业中,半导体等新兴技术企业占41.4%,排名第一。

    美国制裁的重点之一是——芯片,它一直是半导体产业链中最重要的一环。

    然而,这样的制裁,在美国,已经引起了焦虑。

    美国芯片巨头高通今年的业绩因为华为断电而暴跌。2020财年第二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29%。

    同期,芯片巨头美光科技起诉福建金华的净利润也同比下降75%。

    也是在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的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报告,主要分析了美国在芯片领域的领先地位。

    但是仔细看了一下,还是有几个字,很有意义。

    该报告指出:

    出口管制将导致许多外国公司选择为中国提供beplay下载和其他项目,而美国工业将损失数百亿美元的年收入。

    这些收入原本是美国公司研发下一代芯片的研发经费。

    由于资金减少,美国半导体行业将在下一轮全球竞争中被击败,未来的客户甚至不愿意选择美国beplay下载等项目。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这种恶性循环,就像开枪后的后座力一样,正在导致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遭殃。

    ——,负责出口管制的发起人,越来越难以平衡so-ca

    如果回去,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的杨楠告诉谭珠:

    本世纪初成立的工业安全局,初衷是为了应对当时美国境内外频繁出现的恐怖威胁,防止杀伤技术流入恐怖组织和高风险国家。

    看起来非常公正合理。

    但是现在,这个看似正义的东西的初衷变了。

    在工业安全局的官方网站上,谭先生阅读了最新的“实体名单”,该名单共有414页,涉及近80个国家。

    这与反恐无关。

    当目标不那么清晰时,狙击手最有可能暴露在风险中。

    风险来源是2018年8月白宫政府推广的《出口控制改革法》。

    根据该法,国会授权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升级对“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管制措施,并加强相关技术出口的预先批准。

    权力扩大了,但与此同时,影响国家安全的“新兴基础技术”的界定问题也留给了工业和安全局。

    很纠结。

    工业和安全局采取的第一步是列出对出口管制框架的意见,并就“新兴技术”清单征求美国国内行业的意见。

    2018年11月19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于《联邦公报》发布了“立法提案通知”

    根据这一意见,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量子计算、3D打印、物流技术、生物技术等14个领域的产品和技术将纳入出口管制目录。

    着急,马上就来。

    《纽约时报》得到了谷歌、通用、高通等公司在2019年1月提交的意见书。

    他们建议尽量缩小管制范围,因为工业和安全局拟定的很多新兴技术已经在国外企业和研究型大学成型。

    严格的限制最终可能会危及美国的技术发展。

    一家公司典型的一封信就是高通。

    它在信中写道:

    “归根结底,为了美国的国家和经济安全,外国使用美国的技术产品比美国被迫使用外国产品好得多。”

    这句话让谭想起了和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的一次聊天。

    当被问及美国全面打压中国科技企业会带来什么时,朱民提到了美国诺贝尔奖得主谢林。

    谢林一直在美国国防部工作,专攻博弈论。

    他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

    科技脱钩,追求者会有更好的优势和积极性,更快的追赶和超越。

    美国最担心被超越,自然特别关注“新兴和基础技术”。

    2019年11月,工业和安全局专门成立了新兴技术咨询委员会,对新兴技术进行识别、分类和审查,最终确定名单。

    谭先生指出,通用汽车、波音、谷歌、高通、洛克希德马丁等公司的高管都在委员会的首次会议名单中。

    对于出口管制这个话题,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的老板们应该还是心有余悸。

    上世纪末,卫星产业和今天的芯片产业一样,被美国视为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产业。

    1999年,美国颁布了卫星技术出口条例。

    结果适得其反。

    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等公司已经将卫星制造业务转移到海外,因为他们担心这些限制会削弱他们向海外运送货物的能力。

    最终,美国在卫星行业的市场份额急剧下降,从全球主导地位下降到今天的50%左右。

    美国商务部的一份报告揭示了这一事实:

    控制措施削弱了美国在该行业的竞争力,并导致卫星行业在2009年至2012年期间失去了相当于约10亿至20亿美元的机会。

    2013年,美国放宽了对中国的卫星技术出口限制,所以-

    其中一个重要目标是明确“新兴和基础技术”的管辖范围。

    工业和安全局似乎有很多缺点。但是因为拟定的名单未定,分歧较大,所以负责人的职位就成了烫手山芋。

    开头提到的Nazak Nicokhtar参与了这份名单的制定,她的离职与政府内部的矛盾有关。

    是否实施制裁是美国的问题。

    谭想起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报告的名字很讽刺:《出口控制:美国的另一项国家安全威胁》。

    美国经常以国家安全为名,随意使用出口管制措施,处处实施制裁。

    最终,真正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可能是美国本身。